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文章正文
刘长美等与刘凤元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京0106民初26297号

  原告:安某。
  原告兼原告安某的法定代理人:张冬梅(安某之母)。
  原告:刘长美。
  三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婷婷,上海慧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金一。
  被告:刘凤元。
  二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海洋,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营业场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158号远洋大厦F6层。
  负责人:武博,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屹。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岩,北京盈渊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冬梅、安某、刘长美与被告刘金一、刘凤元、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北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7月1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兼原告安某的法定代理人张冬梅、三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婷婷,被告刘金一、刘凤元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海洋、被告北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冬梅、安某、刘长美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三被告赔偿三原告总损失1597717.22元,包括丧葬费50802元、死亡赔偿金124812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42076元、交通费2000元、误工费4719.22元。交强险部分不按责任划分,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1597717.22-110000)×40%+110000=705086.88元;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8年2月11日17时30分,陈伟驾驶×××号奔驰牌小型轿车由南向北行至北京市丰台区榴乡路东铺路石榴庄路口北侧,陈伟停车开车门时,汽车左前门将由南向北行驶的安某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向左撞倒,适有被告刘金一驾驶×××号雷克萨斯牌小型越野客车由南向北驶来,被告刘金一车将安某某碾压拖带,造成安某某当场死亡。经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交通事故责任认定:陈伟为主要责任,刘金一为次要责任,安某某无责任。经调查核实,被告刘凤元系事故车辆×××号雷克萨斯牌小型越野客车所有人。被告北分公司承保×××号机动车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事故发生于保险期间。受害人安某某自2003年起至事故发生前系北京公联洁达公路养护工程有限公司员工。三原告认为,本次交通事故造成安某某死亡,造成三原告巨大的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被告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故三原告诉至法院。
  被告刘金一、刘凤元辩称,二被告是父子关系,开车的人是刘金一,刘凤元与本案无关;损失应由保险公司先行赔付,超出保险范围由刘金一承担。
  被告北分公司辩称,在我公司交强险范围内,商业三者险限额为100万元,不计免赔;同意三原告合理合法的诉讼请求,不同意支付诉讼费用。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张冬梅、安某、刘长美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户口本、出生证明、被扶养人证明、误工证明、劳动合同、证明信等证据材料,被告刘金一、刘凤元提交保险单、调解协议;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2月11日17时30分,陈伟驾驶×××号奔驰牌小型轿车由南向北行至北京市丰台区榴乡路东辅路石榴庄路口北侧,陈伟停车开车门时,汽车左前门将由南向北行驶的安某某驾驶的无号牌电动车撞倒,适有刘金一驾驶×××号雷克萨斯牌小型越野客车由南向北驶来,刘金一车将安某某碾轧拖带,造成安某某当场死亡,三车损坏。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丰台交通支队经现场勘查、调查取证后出具京公交(丰)认字【2018】第01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上载交通事故成因及责任为:“陈伟驾驶小型轿车停车开车门时妨碍其他车辆通行的交通违法过错行为,与本起道路交通事故的发生有因果关系,是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刘金一驾驶机动车违反分道通行规定的交通违法过错行为,与本起道路交通事故的发生有因果关系,是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当事人的责任。’和《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道路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当事人的责任;(二)因两方或者两方以上当事人的过错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根据其行为对事故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分别承担主要责任、同等责任和次要责任’的规定,确定:陈伟为主要责任,刘金一为次要责任,安某某为无责任。”刘金一、刘凤元认为事故责任划分应按三七开。
  另查,×××号雷克萨斯牌越野车登记在刘凤元名下,在北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商业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金额/赔偿限额为1000000元,三责不计免赔率,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刘凤元与刘金一称两人是父子关系,开车的人是刘金一,刘凤元与本案无关;损失应由保险公司先行赔付,超出保险范围由刘金一承担。
  2018年3月26日,经北京市丰台区道路交通事故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调解,安某、张冬梅、刘长美与陈伟达成(2018)丰交人调字第0248号调解协议书,调解协议内容如下:“第一条、陈伟对发生该起交通事故造成安某某去世的结果深表歉意,对此,安某、张冬梅、刘长美表示谅解。第二条、陈伟自愿同意于本协议签订日既2018年3月26日赔偿安某、张冬梅、刘长美精神抚慰金、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财产损失等全部经济损失共计1410000元整。第三条、上述赔偿款包括该案肇事车辆所投保的机动车强制险及商业三者险系由陈伟垫付。安某、张冬梅、刘长美在收到上述全部赔偿款后将该保险理赔权利转让给陈伟。”庭审中,三原告认为陈伟赔付的金额与三被告无关,因陈伟希望在刑事责任方面得到原告的谅解及表达歉意,故自愿支付调解金,与三被告应承担的交通事故次要责任无关。被告北分公司认为依据该调解协议,三原告获赔总金额不能超过他应当获得赔偿合理数额的百分之百,法院计算应扣除陈伟赔偿金额之后才是其应赔偿的数额。
  另,三原告向本院出示安某某的常住人口登记卡,显示安某某户籍所在地为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县,为非农业户口;并向本院出示户籍证明信、结婚证、户口注销证明、户口本等证据,用以证明刘长美系安某某之母、张冬梅系安某某之妻、安某系安某某之女,安某于2001年12月22日出生;另,安某某之父安凤岐现已去世,安凤岐与刘长美两人育有四子安兆林、次子安兆军(已去世)、安某某、安兆富。三原告要求丧葬费标准按北京市职工月平均工资计算8467元×6个月=50802元及死亡赔偿金(城镇标准)62406元×20×100%=1248120元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庭审中,北分公司认为依据调解协议陈伟已经赔偿了精神损害抚慰金,且本案已经涉刑事案件,司法解释表明不存在精神损害抚慰金。
  为证明被扶养人生活费,三原告出示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政府拱辰街道办事处东关村村民委员会于2018年4月4日出具的《证明》显示:“刘长美户籍住址吉林省江源县。自1989年8月9日至今在我村东关铁路7号居住。刘长美现患有糖尿病、高血压,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另2018年4月20日出具的《证明》显示:“姓名:刘长美与安凤岐(已故)二人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4子,长子安兆林、次子安兆军(已故),三子安某某、四子安兆富。”三原告据此要求安某(40346元×2年×100%=80692元)及刘长美(40346元×12年×100%/3=161384元)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共计242076元。庭审中,三被告称刘长美是城镇户口应有生活来源,现在三原告未提供无生活来源证明,被扶养人数也无证据;且12年书写有误且没有除以2故数额计算有误。
  为证明为安某某办丧事的误工费,三原告向本院出示了误工证明、劳动合同加以佐证,其中,《劳动合同书》显示张冬梅与北京公共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第一客运分公司于2017年6月1日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018年4月13日北京公共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第x客运分公司出具的《误工证明》内容为:“我单位员工张冬梅,该职工家属因发生交通事故死亡,自2018年2月12日至2018年3月20日,未到单位上班,处于请假期间,我单位未给其发放请假期间工资共计4719.22元。该员工每月薪酬5750.41元,以银行卡方式发放。”关于交通费,三原告述称系为处理安某某死亡相关事宜的支出,但未出示相关证据。庭审中,三被告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北分公司认为原告未出示交通费相关证据,且误工费在其与陈伟的调解协议中已经赔付完毕。
  本院认为:被告刘金一驾驶机动车违反分道通行规定的交通违法过错行为,与本起道路交通事故的发生有因果关系,是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对此有交管部门的事故认定刘金一为次要责任,安某某为无责任,本院予以确认。刘金一驾驶的车辆在北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北分公司应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保险责任,超过交强险范围的由本院根据事故情况确定刘金一承担30%的民事赔偿责任,此部分损失先行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由北分公司承担保险责任,超过保险范围的由刘金一承担。
  关于死亡赔偿金,被告刘金一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导致安某某死亡,原告安某、张冬梅、刘长美作为安某某的近亲属主张死亡赔偿金,于法有据,原告安某、张冬梅、刘长美要求死亡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另,安某某有被抚养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将被抚养人生活费计入死亡赔偿金。因安某某为非农业户口,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为1248120元。关于被扶养人生活费,其中安某某之女安某年龄为16周岁,为未成年人,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计算至十八周岁为2年,安某某应当负担的部分为40346元;安某某之母刘长美,本院考虑到其年龄为68周岁,证明显示其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故本院计算12年,安某某应当负担的部分为161384元。关于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为50802元。安某某确因此次交通事故去世,三原告作为近亲属要求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原告安某、张冬梅、刘长美关于误工费、交通费的诉讼请求,三人称其处理安某某的丧葬事宜产生的损失,但本院需说明的是在上述的丧葬费中已支持其合理范围部分,三人未提交超出诉讼请求数额外的其他开支的情况下,不应重复计算,故本院不予支持;
  另,关于北分公司辩称三原告依据调解协议书已经与案外人陈伟达成调解意见并获得赔偿合理数额,故应扣除陈伟赔偿金额之后才是其应赔偿的数额;对此本院需说明的是,三原告虽与另一责任人已达成赔偿协议,但并不影响其通过诉讼途径向事故的其他责任人或事故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主张相关赔偿的权利,被告北分公司的答辩意见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但在本案中应将所涉及的事故另一责任车辆交强险的11万元扣除,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在交强险额度内赔偿原告安某、张冬梅、刘长美死亡赔偿金6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
  二、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原告安某、张冬梅、刘长美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共计384195.6元;
  三、驳回原告安某、张冬梅、刘长美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426元,由原告安某、张冬梅、刘长美承担426元(已交纳),由被告刘金一承担50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杨 静 
二○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都一达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选择我们,你不可能拒绝..
·甬温线特大交通事故满一..
·妻患精神病夫三诉离婚 ..
·京沪高铁被召回动车恢复..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
·北京“英菲尼迪交通肇事..
·中山大学禁止外来车辆入..
·以买卖等方式转让拼装的..
·北京市各车管所联系电话..
·2016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